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纤云拂月

我爱热闹,也爱独处

 
 
 

日志

 
 

引用 高山明月  

2009-11-09 22: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地儿高山明月

      高山明月

                                          地儿

                                              一

     自心无碍,常以智慧观照自性,不造诸恶。虽修众善,心不执著,敬上悯下,名慧香

                                               《六祖坛经》

 

       去四川文殊院参访时,没想到会撞进偏远的高山寺,碰见两位令我久久难忘的年轻女尼。

      与座落于芙蓉遍植的成都市市中心,香火鼎盛的文殊院相比,高山寺只是偏居成都西部崇州市深山中的震后待兴的古寺,香客寥廖。两位年轻女尼,独力承担著寺院复兴重任。

      去高山寺时,秋雨正在天地间缠绵。从成都驱车,奔驰一个多小时,才来到山脚下。

     寺周很美。新开发的花果山生态观光农业旅游区里,山雨迷蒙,斜风微动连片翠木,扑簌簌飘落万点碎玉。几户农舍,零星散在林间,青苔瓦檐若隐若现。路尽头,是一脉蜿蜒青山,山名花果山,高山寺被蓊郁的山林包绕在山半腰。

冒雨踏上台阶。山门、弥勒殿已经建成,青砖蓝瓦,古朴典雅。空灵的山雨,唐诗般的建筑,叮当慢摇的檐下风铃,比丘尼和善的微笑,宛若走进了烟雨唐朝。

      庭院里一树粉色的花,在弥勒殿前和暂供在山门廊檐下的地藏像后,无声开放。走过廊道,却是泥泞的山径。透过立起了骨架的观音殿,眼前只余四十亩待建的山包,风雨细著,草木俯仰。

      三岁在广东入寺,今年三十三岁的一晴法师,带著南方女性特有的微笑,告诉我,汶川地震时,许多殿堂都破坏了,加上扩建部分,预计需要两千多万。目前,前期已投资近百万元,寺庙欠外债几十万元。这笔善款不知从何筹措起。

       中午在斋堂用斋。斋堂一角,堆了一小堆又大又黄的带泥的黄瓜。这是女尼自己种的。寺院共有四位女尼,师公已年迈,进斋堂前,远远望见她在山间菜田巡视,师姐文化不高,一直随侍师公。

因为有客的缘故,斋堂多加了几个素菜:炒豆角、炒辣椒,黄瓜汤、炒黄瓜,凉拌黄瓜。酱紫色小木盆内,盛著半盆米。

        一晴法师说,寺小,香客少,没有经济来源,靠种植生活。因为黄瓜种的多,高产,平素她们整天吃黄瓜:酱黄瓜、炒黄瓜、凉拌黄瓜、煮黄瓜……弟子广愿曾调皮地告诉她,师傅,天天吃瓜,我们都成了“瓜人”了。

说到这里,她笑了,仿佛在诉说古人的旧典。

       饭毕,一晴法师、沙弥尼广愿陪我和同来的师兄到山间,察看建了一半的观音殿。因资金问题,观音殿已停工。殿后,简易工棚内的观音像、露天的罗汉像独泊风雨。四周林木环绕,沿著山坡,是比丘尼在草木间劈出的菜地,一小块,一小块,错落山间,疏疏落落地开著嫩黄、洁白的花。山中无水。为种这些蔬菜,两位年轻的女尼要在建筑殿堂的闲余,从山下挑水、挑粪、除草、采摘……

          一晴法师在文殊院空林佛学院研究生毕业后,曾留在佛学院教书,自幼把她养大的香港师公,催促她去苏州市中心的伽蓝寺做当家师,她没去,却出人意料地来到高山寺,主持寺庙复扩建;因重修庙宇而发愿出家的广愿,家居繁华的锦官城,高干家庭,自幼锦衣玉食。上山时,她什么困难都考虑到了,惟独没有考虑到山寺缺水,会连吃饭都成问题。“水在城市是最平凡不过的事情了,竟然把它忘了。”她笑著说。

        “高山寺像一篇刚开了头的美文,任重道远啊!”同来的师兄叹息。

         一边是浩大的资金不继的施工计划,一边是柔弱、娇嫩的两副身躯,我和师兄一时间在山头愁肠百结。一晴师笑了:“随缘。我要一直做下去。直到把古老的观音道场重新复兴、弘扬,让菩萨的大悲大智大勇品格,走进民间。”

       “那你的愿景是什么?”

       “居士楼已装修好了,等观音殿建成后,就开始讲经弘法,这是建庙的初衷。做好当下的,其它的随缘。”她颇有禅意地说。

         虽处苦恼,而不挂怀,虽修众善,而不执著。这或许就是修道者的本怀吧。也许有了这份本怀,侧身黄落的蔬菜棚架间,为她们照相时,一晴师笑得宁静、和美,恍若把空蒙的细雨,泥泞的道路都照破了。

         然而,回到客堂翻拣照片时,我却发现,刚出家的沙弥尼广愿,笑容间却隐著一缕淡淡的哀愁。

 

                              二

            吾视王侯之位,如过尘隙,

        视金玉之宝,如瓦砾,

        视纨素之服,如敝帛,

        视大千世界,为一诃子

               ……

        《佛说四十二章经》

 

         她为何会有淡淡的哀愁?

         是因为生活清苦?

       高山寺确实很苦。临行时,在寺里等待剃度的眉目姣好的女大学生,想乘我们的车,去城市买些账薄,笔墨,将捐款整理存档。向师父要钱,一晴师难为情地小声说:“我口袋里没有一分钱。”这位大学生只好继续用学生作业本,登记为数不多的善款。

     但广愿似乎不在乎这个。她曾说,如果怕苦,她就在红尘生活了。

    广愿正值妙龄,高挑身材,美若芙蓉。华西医科大毕业后,她辞职做生意,很快有了自己的住房、汽车和满柜子高档时装。出家时,她把时装都送了朋友,住房、车和十三万元存款全捐了,用于寺里建设、居士楼装修和四位女尼的生活。富贵和繁华,在她眼里如烟如云。

     难道她有心结?

     次日,重上高山寺。广愿的闺中密友,因广愿出家也皈依了佛门的王女士开车送我们上山。她说,你们不知道,她是放不下老母亲啊。

      广愿曾为高干的父亲已经殁了,只留年迈的老母。她没有结婚,发愿出家。为了母亲,她一直在等。高山寺复建需人手,她实在等不上了,决心出家。出家前一晚,王女士陪著她,开车在高山寺和成都的路上往返徘徊,广愿听著伤感的歌,平素刚强的她一路泪水。朋友关了车载CD,她又打开……当晚,她召集朋友们照了张像,第二天就落发了。她母亲军人出身,性耿介,一急之下,一只眼竟瞎了。但她不让通知广愿,赌气说:“她不要我,我也全当没有这个女儿!”广愿闻讯,连夜开车回家,拥母痛泣。自此,白天在寺里忙采购材料,建筑,晚上,奔驰近百里回家照顾母亲。后来,她母亲的眼不知怎么竟好了。

          话未尽,王女士已泪花隐约。

         到山上,我婉转地提起此事。广愿哀愁一现,马上又消失了。

       “母亲养我这么大,能不心疼?听说医院治不好,我回到寺里,哭著跪在菩萨像前,为母亲点灯诵经。后来得知,我在寺里点灯时,在家的母亲病眼周围一片胀热,竟然看见了光明……”

      “现在呢?”

     “她信佛了,不那么反对了,却仍挂念我。”她浅浅地笑笑,走出去,接待来访的建筑师。

       山间松涛阵阵,小鸟在丛林婉啼。我走进山间,独坐一段枯木上,脚下是绵长的山坡和女尼们开辟的零星菜园。玉米棵已枯黄了,辣椒却在翠叶尖灯笼般红著。一株冬瓜蔓子上,两只肥白的冬瓜卧在草间。“禅意山间客,笑看白云舒。”诗很美,却似乎与两位忙碌的女尼无缘。

       晚上,回到文殊院时,文殊院的禅乐周年纪念大典开始了。胖胖的比丘,秀美的女居士在合奏《禅院钟声》,清扬的音乐,瑟然的松风,天地一片柔美,众人陶然围绕。

     突然想起了高山寺,想起了一晴师、广愿师,和广愿师的话:“其实,我师父最不容易,她本来可以继续留在空林佛学院或重庆佛学院教书育人,安详静修,本来可以到苏州古雅的寺里,心空无我,闲观片云。但她却来到高山寺,说是喜欢田园美味。结果有‘田园’却没‘美味’。”

     记得那位大学生向一晴师要钱买账薄时,施主刚为观音殿捐了一千元钱。一晴师却回答说没钱。“居士的信施,不能乱用。”她说。

     坐在竹林小亭中,文殊院上空的明月高高升起来了。我在想,高山寺的明月会是什么样子呢?

     那一定更柔美清净吧。但她们或许没有工夫去欣赏。或许,广愿正拖著疲惫的身子,奔走在回家照顾病母的路上,而一晴师呢?或许在继续著日复一日的埋头攻读吧。她曾说,五点起床,领众修行的她,结束一天的建筑和修持后,还要读书到深夜,因为她想把寺院办成重点接引中青年的学习型寺庙,让更多的人解脱生死烦恼。这是她们的悲心。

悲心如月照河渠,迢迢河汉几人知?

 

 

 高山明月 - 地儿 - 地儿的心灵时空

一晴法师和沙弥尼广愿师在她们自己种植的菜地中。

    高山明月 - 地儿 - 地儿的心灵时空    

因资金问题停建的观音殿

 高山明月 - 地儿 - 地儿的心灵时空

         

风雨中的观音像和露天罗汉像

      高山明月 - 地儿 - 地儿的心灵时空         

  比丘尼在山间开辟的菜地

         高山明月 - 地儿 - 地儿的心灵时空

等待大殿的地藏菩萨暂时供在山门廊檐下

        高山明月 - 地儿 - 地儿的心灵时空 

山门前停的是沙弥尼出家后,把自己出家前做生意时,购买的私家车捐给了寺里。在交通不便的深山里,这是她们与外界联络的唯一的现代化交通工具。却常为车油供应而犯愁。

   高山明月 - 地儿 - 地儿的心灵时空

修复好的山门

有愿意发心帮助修复高山寺的居士,文友,可以与释一晴法师联系:

农行账户:释一晴   账号:6228 480461 2590 52516

邮编号码:610041

手机 13683403895

地址 四川省崇州市公议乡高山寺

 

附:修建寺院的功德

1、印度阿育王是如何获得了巨大的福报。全文见《新建寺院的必要和功德》http://www.mlxh.org/news_view.asp?newsid=358

2、《正法念处经》云:“建造庄严庙宇与佛像、僧宝居住的寺院等,使善处、善妙常驻,此无量功德千千劫时也不会耗损......。”正如我佛释迦牟尼在许多经续中开示的那样,班直达瑙吉仁钦说:“毋庸说建造供奉善逝诸佛身语意之清净处所、经堂、庙宇的功德无量,建造依附于门廊、斋房、小屋的功德,也令你不会坠恶趣,妙得天人之身。……

3、建造寺院能够消除一切业障,有无量无边功德。佛经有讲:诸佛如来有无量无边殊胜福德,无量无边大智慧,无量无边三昧解脱,种种希有功德法,若有众生发心造佛形像,建寺立塔,一切业障莫不除灭,所获功德无量无边,乃至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