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纤云拂月

我爱热闹,也爱独处

 
 
 

日志

 
 

市井里的微笑  

2009-04-25 13:58:06|  分类: 上报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井里的微笑 - 纤云拂月 - 纤云拂月

上班路上,看到卖饭的小摊,停下单车,一份油茶,一个鸡蛋,早餐就打发了。对面的广场上,还有晨练没有散尽的人们。花坛一角,横七竖八地停靠着许多尾部加长的架子车,一些衣着破旧的拉脚工蹲在旁边巴巴地等待着顾客。

我是知道他们的。搬家时,曾请他们去做过工。沉重的家具,远远的路程,炎热的天气,高高的楼层。那加长的架子车,果是派上了用场。床,电视,电脑,空调,沙发,摞成高高得令人咂舌状,随着他们的瘦弱的肩膀和一根拉带辗转。只为,赚得几张薄薄的十元钞票。

面对这样的境况,我甚至不敢说是同情——似乎自己的境况并不十分好,同情倒显得矫情了。但,仍自内心深处生出一些悲悯来。那是理解?或者干脆是不忍?可是,不忍,他们又怎能赚到那可怜的几张钱呢?我不禁矛盾起来。

他们努力弓起的脊背,和擦汗的动作,让我想起了父亲来。父亲也是有辆架子车的。春耕秋收,寒来暑往,多少艰难的日子,在父亲那辆破旧的架子车下吱吱呀呀爬了过来?多少坎坷与陡坡,毫不留情地将我曾在车尾参与的那份薄力冲淡?

所以,我理解与土地作了一辈子伴的父亲进城后,丢掉了锄头和架子车,却一刻也不曾真正歇息过。虽是不必为生计奔波了,学生们扔的废纸盒饮料瓶,仍成了他手中之宝。我却并不阻拦。我想大概是懂得了拾饮料瓶时的弯腰与泥泞土路上拉架子车时弯腰的区别吧。时间久了,在路上,若碰见横在路边的饮料瓶,若不是赶时间,我也会停下来,捡拾起来,放到车篓里。因为我常常想到,父亲看到饮料瓶时脸上的微笑和欣喜的眼神。

是的,五分钱而已。

可是,五分钱的欣喜,也是欣喜啊。欣喜,是无法估算的。

那次,当那三个的拉脚工汗流浃背地将我最后一件家具摆放到位,已是暮色四合。给他们钞票时,我竟很有些窘,似乎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情一样,尽管那几张薄薄的钞票是事先讲好的价钱。为了“赎罪”,我到楼下买来一只新鲜的烤鸭,倒来茶水,让他们享用。看着他们一脸近乎受宠的幸福,我的心,才稍稍安了些。

一直记得有个曾经的邻居。女人下了岗,男人为养活家小,去煤窑做矿工。我因是个杞人忧天者,又时常在网上读到有关矿工的可怕的报道,便曾搬了小凳子去婉言劝他们不要再去做矿工了,太危险。那个瘦瘦的男人笑了:这活也没什么不好,就是脏了些。然后,他告诉老婆:今天工头还真是不错,我因上井晚了些,他便给了我一袋饼干吃呢。说这话时,他含笑的脸上,亦有幸福的光芒。

我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也许,这世上,总是存在一些廉价却高贵的欣喜和幸福吧。他们貌似卑微,却时刻提醒着我们:其实,生活,并没有薄待我们任何人。(4.28日平晚)

 

http://www.pdsdaily.com.cn/misc/2009-04/28/content_1142324.htm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