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纤云拂月

我爱热闹,也爱独处

 
 
 

日志

 
 

老家  

2010-09-18 22:59:58|  分类: 上报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09-16 00:00:00      进入论坛      来源:平顶山晚报
老家 - 纤云拂月 - 纤云拂月

    侄女从老家来,告诉我,今年雨多,老家门前濒临干涸的水塘满了。西河涨大水,桥冲毁了。

    脑海中,关于往事的记忆一片一片醒来。童年嬉戏的水塘,少年放牛的山坡,读书后的月夜斜靠的老枣树,读书时数次于严寒中趟过的河与建成后我却不再常走的桥……恍若前生,又恍若昨日。多久了,没有再回老家去?上次,是父亲生日。再上次,是母亲祭日。曾经魂牵梦萦的家乡,于我,竟恍如隔世。

    我在忙吗?不,有时候,周末会在家里宅两天,连大门都不出。没回家的心情了吗?不,每次想起老家,心中总会有绵绵的近于痛楚的甜蜜思念。可是,可是,终是回不去了啊。

    我对侄女说,珍惜你在家住的时光吧,等将来嫁了人,在家的机会就不多了。哪怕是茅屋柴床,也是咱自己的家啊。

    侄女笑着说美女姑姑又发感慨呢,我便索性一路感慨了去。

    老家的房屋有限,我在家的十几年,住的,大多是墙角。哪个墙角腾出来了,便塞上我的小床,然后在床头摆上废弃的缝纫机,便是我的书桌了。很多最初的文字,就是坐在床头趴在缝纫机上就着昏暗的灯光写的。那时母亲疼我,说小军爱看书,把灯泡换成瓦数大的吧。父亲便买来了亮些的灯泡,而他们的床头,是昏至10瓦的小灯泡。时隔多年,我仍能想起夜里去父母床边,看到他们偎在一起,在昏黄的灯光下,听收音机里放的戏,拿出一个苹果,一人一半乐呵呵地吃。偶尔也叫我坐下来,从炉子里扒出烧得热气腾腾的红薯,我们便围在床上边吃边打纸牌,父亲常是寡言的,母亲话却多,还时常赖牌,然牌技不佳,时常被我和父亲打败,便赚得好几个鼻刮子。

    去外地读师范后,在家住的时光,就少多了。每次回去,伸手要钱,是最令自己羞愧的事情。恨自己不能赚钱养活自己———后来终于在学校寻了家教的事儿做,每月有了点最初的收入,回家要的钱就少了,父母疑惑,明白真相后,都很高兴,似乎松了一口气。我才知道,原来每个月,父母都在算着我要回去的日子,备下我要拿的生活费。那个月,刚买了化肥,手中不宽绰。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个风雪天。我回家,却没一个人。问邻居,才得知父母拉了一车萝卜去集上卖了———萝卜8分钱一斤。我当时就哭了,发誓将来要努力赚钱,一定要。

    毕业了,到乡中教书,在家住的时间就少了。工资微薄,年轻懵懂,也未能赚得很多钱,有时甚至要父母贴补。后来到了小城,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后来,母亲去了,再后来,父亲也来了城里。家乡,便只有在有事的时候,才会如例行公务一样回去一趟。

    那次回去,和嫂嫂们玩闹了半日,推了电车,便要告辞。在旁边烧炉子一直沉默的哥哥突然说,等会儿。虽不解,但仍又待了一会,哥哥从炉子里挑出两个大大的红薯,吹吹拍拍送上来,说,刚才火候不到。那两个丑丑的红薯,却香气扑鼻,捧在手心里,我一下子泪要潮眶,仍是笑着连道真好吃!

    时光催人老。侄子结婚,房,早成了楼房。我在前天晚上归家,和姑妈挤在一张床上,冷。姑妈抱住我说,这样,就不冷了。然后,给我讲了许多过去的故事。旧了的光阴,却日益浓的亲情。我们都没了睡意,从我的爷爷说到我哥哥的孙子。任时光逝去,天亮而不觉。

    突然就想到了母亲。她走得太早了。我对姑妈说,现在想想,以前跟妈妈说的体己话太少了。现在却成了没妈的孩子。想抱抱,终不能够了。生活宽裕了,不必去卖萝卜了,她却无机会享用了。所以姑姑,你要努力好好活,要活得足够老,等到孩子们足够懂事了,多说些体己话,啊。

    姑姑轻轻说,好。

    身后的侄女听到了,揽过我的肩膀,姑姑,你也是。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