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纤云拂月

我爱热闹,也爱独处

 
 
 

日志

 
 

烟火  

2015-01-15 15:22:10|  分类: 上报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是清冽的,是纯粹的,是首略苍凉的小诗。两个人,是恰好的,是温暖的,是踏实的散文。三个人,是俗气的,是烟火的,是有了热闹和矛盾的小说。走在路上,偶尔做了小诗,偶尔成了散文,更多的时候,是在小说中悲欣交集。

那年,也是深秋,他邀我去看海。于是有了那场散文的旅行。

那是一个山海相依的地方,是色彩和细节丰盈的城市,天光水色成就了岛城的秀丽,也承继着历史人文的纷繁多元,在一段路、一片瓦上都能读到百年前的历史……

更重要的,那是他十八年前当兵的地方。青岛。

十八年,弹指一挥间。却,发生了多少事情?青岛,有了变化。而自身,何尝没有变化?我陪着他,看故城,会故人,旅行,早已超出了旅行的意义。这繁杂的红尘,能够用心交流沟通已是不易,何况穿越时空的相遇?

想起了《十八春》里面的情景,十八年过去了,故人相见,曼桢的一句话,倍显凄凉:我们回不去了。是啊。怎么可能回去呢?走过的人生,曾有的悲喜,就那么走了。

而他,十八年前的事情,人名,地名,和战友间一件件小小的事情,都记得分外清晰。一路给我讲,他曾经的生活,曾经的悲喜,可是,这多年来,他没有来过一次。他说,一个人来,有什么意思?我不说什么,一直听。我知道,倾听便是。

清晨出来散步,我们不走新开发的大道,却走在幽深的小巷。青石板,厚石墙,油漆斑驳的铁门,写满旧时光味道的德国建筑,载满杂货的独轮车,扎着头巾的女清洁工……都是这个城市的符号,是写在他记忆里的碎片。晚上,他带我来到码头,指着远方的灯火,讲述着历史和现在,海浪的声音,很小,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磅礴,但,那一片深色的浩渺,足以让我久久怀念。

他的战友说,曾在海上,漂了八十三天,鱼就钓了七麻袋。还有一次,遭遇海风,战舰颠簸至最高限度,一船的人,捡了条命回来。不过,海可真漂亮啊——深蓝深蓝,没有一丝杂痕,哪怕有风,亦是平静,你几乎感觉不到她的波浪,至你能感觉到时,已经危险了。行至大洋,你能感觉到地球的弧度。偶尔远处行来一艘船,你先看到的,是根细细的桅杆……

我的心,无法再从海上飘回,当然懂得,那写满生命符号的诗意,有多美丽,就有多危险。却依旧留恋。坐在轮渡上,我固执地不要坐座位,而是迎着海风看渐远的城市,低飞的海鸥,银白的航迹,和不守规矩的人扔在海中的几只饮料瓶。

返程的火车上,任时间一分一秒逝去,赏着窗外流动的风景,如同看快速行进的人生,每一分思绪都那么清晰。

潍坊,东风站。有些地方,听说过;有些地方,缘分只停留于路过。有些,却要一生相随。如,身边的他。我们决定一起走,互相取暖,偶尔生生小气,过烟火生活。

我明白。所以惟有认真生活,烟火就烟火吧,用心面对,便不会辜负了此生。

(平顶山晚报   青岛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